快捷搜索:  as

指了指房间里面小声的说道其实大人您点这种外

 和少女是不能讲道理的,至少此时讲道理是没有任何用处的。
 
    宇都巾夜的嘴巴上丝毫不让,苏锐自然也不敢松手,只能任由对方的胸前暴露在空气中,蹦蹦跳跳的。
 
    是的,这里已经不能用颤颤巍巍来形容这种风景了,那个词绝对不贴切,只有蹦蹦跳跳这四个字,才能表现出那两只白兔在解除了束缚之后所产生的欢欣和愉悦。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病房的门被敲了两下,苏锐还没来得及说话,门就被推开了。
 
    紧接着,兔妖的身影便出现在了门口。
 
    “大人,听说你在这里,我就来了,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向您汇报……”
 
    结果,她抬起头,发现苏锐正和宇都巾夜保持着那种极为暧昧的姿势呢,外人一看就会误解。
 
    兔妖也不例外,尤其是人家宇都巾夜的某个位置还暴露着呢!
 
    见到这种情形,兔妖竟是情不自禁的挺了挺胸,晃了一下,似乎想要和宇都巾夜比一下。
 
    女人就是这样,何时何地都忘不了暗中互相攀比一番。
 
    苏锐的表情简直跟吃了苍蝇一样,难堪的要死,扭头看着兔妖,问道:“你有什么重要事情要汇报?”
 
    “现在没事了,现在没事了!大人您继续!您继续!”
 
    兔妖用双手挡住脸,然后缓缓的退了出去。
 
    关上门,她还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这小妮子看起来冷冰冰的,没想到勾引人还真有一套嘛,昨天看起来跟个飞机场似的,结果还挺有料的。”
 
    兔妖说罢,又看了看自己的胸前,确定尺寸要超过宇都巾夜之后,她的心情似乎又好了一点,然后对这位东洋少女下了个评语:“呵呵,外冷内骚。”
 
    由此可见,漂亮女人之间的敌意都是天生的。
 
    苏锐看着关上的病房门,已经是一脸黑线了。
 
    两个人这种姿势,真是有一百张嘴也别想解释的清了!
 
    “再说一遍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!”苏锐随便解释了一下,然后便缓缓下床了。
 
    是的,真的是缓缓下床,他生怕床上这小妮子再想不开给他来一脚。
 
    不过,宇都巾夜倒是没什么反应,直到苏锐的双脚落到地面上,她还是扭头望着窗外……从兔妖进来的时候起,她就是这样的。
 
    苏锐小心翼翼的拿开双手,然后好心的捏起了病号服的对襟,潦草的将对方的胸口覆盖住。
 
    虽然现在还是春光无限,但是至少比之前要好得多了。
 
    “抱歉,抱歉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苏锐知道,现在再推卸责任已经没有用了,他看都看了,难道还能还回去吗?
 
    宇都巾夜扯过被子盖上了,一声不吭。
 
    看到对方终于有了动作,苏锐松了一口气,但是在临出门的时候,他还是补充了一句:“我真的拜托你了,千万不要再戴什么束胸了。”
 
    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 
    宇都巾夜的眼睛里面再一次释放出冷光来。
 
    苏锐忙不迭的关门离开了。
 
    “大人,您出来了?这么快?”
 
    兔妖一脸惊奇:“我一共才关门不到一分钟,您就完事儿了?”
 
    苏锐一脸黑线:“这都哪跟哪啊?完全不是你想的那样!”
 
    兔妖收起一脸暧昧的表情,而后换上了严肃之色,指了指房间里面,小声的说道:“其实,大人,您得小心一点,这种外表冷冷的女人,其实最会勾人了,别看年纪小,哼哼,我就是看东洋女人不顺眼……”
 
    “兔妖,我告诉你,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 
    苏锐忍无可忍,拉着兔妖走到一边,把事情的详细经过全部说给对方听了?
 
    没想到兔妖听了之后,反而睁大眼睛问道:“就这样?”
 
    “不这样还能哪样?”苏锐没好气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大人,您是不是个男人啊?”兔妖迫切的说道:“我都快被您给急死了!什么叫水到渠成?这就是啊!”
 
    说着,她便把苏锐往房间里面推去:“这种好机会你都错过了,您现在进去,一切都还来得及!”
 
 第1270章 撞到枪口上!
 
    苏锐愣了愣神,居然又被推回来了。
 
    而此时,宇都巾夜还躺在床上呢。
 
    既然进来了,那就没有理由再出去了,他叹了一口气,走到宇都巾夜的身边,说道:“我是不会主动冒犯女人的,尤其是你,在我的眼里,还是个孩子。”
 
    真的是个孩子吗?
 
    有发育的那么好的孩子吗?
 
    宇都巾夜一句话都不讲。
 
    “你跟着我,如果出了什么事,我肯定是没法向你母亲交代的,所以,好好养伤,等这边的事情一了,就跟我回华夏。”苏锐说道。
 
    说完,他再度转身走了出去。
 
    面对这么一个刺头的叛逆少女,堂堂的太阳神阿波罗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